资讯最新动向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正文

李在镕为何逃过一劫?韩检方调查审议委建议不提起公诉,终止相关调查

正文共:4655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刚刚,三星“掌门人”李在镕案件又有新进展,调查审议委员会最终做决定,建议检方终止相关调查、不提起公诉。委员会建议不公诉李在镕据韩联社报道,当地时间26日上午,韩国大检察厅调查审议委员会开会,审议检方

  正文共:4655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刚刚,三星“掌门人”李在镕案件又有新进展,调查审议委员会最终做决定,建议检方终止相关调查、不提起公诉。

  委员会建议不公诉李在镕

  据韩联社报道,当地时间26日上午,韩国大检察厅调查审议委员会开会,审议检方针对涉嫌非法继承经营权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提起公诉是否妥当,最终做出建议终止相关调查、不提起公诉的决定。

  图源:韩国国际广播电台

  据报道,检方6月4日以涉嫌进行《资本市场法》规定的不正当交易、操纵市场、违反上市公司外部审计相关法为由,向法院提请批捕李在镕,但首尔中央地方法院6月9日决定不予批捕。

  据韩联社报道,此次李在镕面临的指控主要有两项,一是三星物产公司和第一毛织公司违规合并;二是三星生物制剂公司为抬高市场估值而财务造假,李在镕是三星生物制剂第一大股东,持股23.2%。

  其中,针对三星物产公司和第一毛织公司的合并,李在镕已经经历过一次“牢狱之灾”。2018年2月5日,李在镕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并当庭释放。

  虽然被当庭释放,但二审李在镕仍然被判处有罪。2019年8月,韩国最高法院推翻了此前的裁决,下令复审李在镕行贿案,这也为李在镕近期到案接受审讯埋下了伏笔。

  李在镕面临的第二个指控是三星生物制剂财务造假,这起源于2年之前的举报。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1月,韩国金融委员会所属的证券期货委员会向检察机关举报三星生物制剂公司财务造假。根据证券期货委员会此前调查,三星生物制剂2015年违反会计准则,夸大公司盈利,造假规模达4.5万亿韩元(约合275亿人民币)。另外,公司2014年和2012-2013年的会计处理也分别存在“重大过失”和“过失”。

  随后,韩国交易所宣布三星生物制剂暂停上市,并对该公司是否具有上市资格进行审核。交易所表示,审查是否采取退市措施的企业审查委员会在考虑企业的连续性、管理透明性、实现公益和保护投资者等因素后认为,该公司在经营管理透明性方面虽有不足,但出于企业连续性和财务稳定性等的考虑,决定保持其上市资格。

  需要注意的是,据公开报道显示,从2019年9月开始,韩国检方将这一调查范围扩大至引发会计造假的集团接班问题。有分析指出,如果对李在镕的指控成立,李在镕可能无法顺利获得三星的控制权。

  李在镕(图源:首尔新闻)

  本月初,李在镕曾要求针对检方起诉书的有效性进行公开评估,他援引了2018年的一项法规,该法规允许成立一个民事陪审团来审查案件。本质上,他试图通过向由外部专家组成的审查委员会上诉,以绕过专业检察官。

  韩国大检察厅调查审议委员会26日上午开会,审议检方针对涉嫌非法继承经营权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提起公诉是否妥当。

  韩国最高检察院大检察厅从司法界、学术界、媒体界、公民团体、文艺界等各界专家150-250人中以抽签的方式选出14名成员,组成了调查审议委员会。26号会议当天,三星和检方轮流陈述并回答提问,会议进行了九个多小时。

  报道称,检方与三星方面就违反《资本市场法》的判断标准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最终13张有效投票中,赞成检方对李在镕提起公诉的只有3票,大部分都认为该嫌疑很难证明。

  图源:央视新闻

  据悉,委员会以10比3的大比例差距做出了上述决定,鲜有人认为应对李在镕进行起诉。部分审议委员表示,综合考虑李在镕是否存在嫌疑和该案可能对经济产生的影响得出了上述结论。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预计检方将参考调查审议委的建议,并判断是否提起公诉。

  虽然调查审议委员会的决定只具有建议的含义,检方没有必须采纳的义务,但从2018年初这项制度实施至今,经过审议的八起案件中,检方全部遵循了建议。如果这次也遵循建议的话,就意味着检方承认这起案件存在过度调查,并将终止调查。

  此前,韩国检方在1年零8个月的调查里,投入的人力与精力可谓是史无前例。法律界有观点认为,检方既然曾提请批捕李在镕,因此存在最终提起公诉的可能性。

  检方表示,将综合考虑其间的调查结果和审议委员会的意见研究最终处理方式。由于检方并非必须接受审议委员会建议,检方仍有可能起诉李在镕,但或对此感到巨大负担。

  之后三星发文感谢社会各界给予三星专注于企业经营并克服危机的机会。检方则表示尊重调查审议委员会的决定,但要综合所有的调查结果来讨论最终处理方式。面对这样的结果,有韩国民众感叹“果然是三星啊”,也有民众表示如果李在镕等人真的违法就一定要受到处罚,希望检方调查到底。

  李在镕为何逃过一劫?

  事实上,本次决议很大程度上是三星集团与文在寅政府相互妥协的结果。

  2020年5月初,李在镕向全韩国人道歉:“三星没有严格遵守法律和道德规范,在与社会沟通方面也做得不够充分,这些都是我的错。我为此道歉!”

  李在镕在记者会上称,一切都是他的错,承认围绕自己和公司引发的众多争议归根结底是由接班问题引起的,并承诺,“不会把公司控制权传给子女”。

  李在镕道歉,称不会让子女接班(图源:韩联社)

  此言一出,韩国举国震惊。一直以来,以三星为首的韩国财阀体制对国家影响深重。如果三星真的能够进行改革,并做出表率,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据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分析的1996年~2015年20年间福布斯亿万富豪名单显示,资产超过10亿(约合1.2万亿韩元)的富豪中,从继承者的比例来看,2014年韩国为74.1%。这一数值是世界平均水平 (30.4%)的两倍多。

  对此,韩国日报评论称“韩国年轻人以前认为熬夜读书就能实现理想,但在毕业后发现没有家世就无法实现阶级跨越,只有进入三星这样的大财阀才能安稳地度过一生”。

  自上世纪韩国经济腾飞以来,财阀势力不断膨胀。财富分配不公,经营不合规等问题随之而来,而且韩国财阀还与其背后的海外资本关系暧昧,民众要求限制财阀特权的呼声日益高涨。

  之前,历任韩国总统虽有改革之心,但大多数政策胎死腹中。而现任总统文在寅,自一上任就憋着一腔怒火,不仅是因为财团荼毒已深,更是因为一生挚友,前总统卢武铉的死跟财阀有莫大(博客,微博)的关系。

  作为前总统卢武铉的生死挚友,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竞选时曾公开表态,若不改革财阀,就无法带来经济民主化,"如果我当选,财阀改革的重点将放在三星"。

  韩国总统文在寅(图源:首尔新闻)

  就结果而言,李在镕的道歉,已经宣示了文在寅的胜利。在今年4月的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中,文在寅凭着应对疫情的出色表现,赢得了大批民众的支持,支持率创下新高,而且拿下300个国会议席中的180个,大获全胜。

  然而,现在的文在寅虽然处于权力的顶峰,但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此次终止相关调查、不提起公诉的决议,已经展现无疑。

  首尔经济新闻表示,这次调查委员会中不排除有多名偏向三星方面的成员,也有媒体分析,在新冠疫情尚未稳定、全球经济不确定性持续、韩日贸易争端长期化的情况下,考虑到三星对韩国经济的重要性,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2020年第一季度,韩国GDP下降1.4%,这是自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大降幅。国际机构预测,今年韩国经济可能萎缩1.2%,这才是目前韩国最大的隐忧。

  虽然文在寅深得民心,但经济一直是他的短板,疫情后经济受到重创,文在寅纵然有改革大财阀之志,但也无力面对当下经济的困局。将三星这种举足轻重的大财阀一棍子打倒,不现实也不可能。

  数据显示,2019年三星集团的销售额占到韩国GDP的16.4%,作为实际掌门人,李在镕负责公司中长期经营战略。在本月9号检方批捕令申请被驳回后,李在镕日程忙碌,先后视察三星半导体、智能手机、家电业务部门,分析认为,李在镕是想在当前充分凸显其作为掌门人的领导作用,以给检方施加压力。

  与其说,李在镕这次是逃过了一劫,不如说是文在寅总统太无奈,疫情后如何恢复经济,是摆在他面前的最大难题。而随着文在寅将重心转向恢复经济,必然需要一个团结稳定的政治局面,这对于处在舆论漩涡中的李在镕而言,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李在镕一家(图源:韩国时报)

  据报道,李在镕与其前妻林世玲育有一子一女,大儿子李智昊今年20岁,小女儿李妍贤16岁,两人目前都没有参与三星事务。

  而且李在镕本人也仅50出头,也没有退休计划,到他退休的时候,可能是二十年以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世界形势和韩国局势怎么样,还不得而知。但至少那时候文在寅肯定已经下台,而他还是稳稳当当的三星掌门人。

  不过,韩国学者认为,李在镕的“不接班”宣言如果能够落实的话,可能会彻底改变三星未来走向,尤其是打破了财阀制度根基,家族经营步入历史舞台,这对于三星乃至韩国的财阀体系,还是会有深远的影响。

  疫情下的三星

  新冠病毒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重创,三星智能手机产业当然也不例外。

  据THE ELEC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三星电子今年的智能手机产量可能是2.4亿部,相比去年的2.9亿部减少17%。

  知情人士称,三星还调降了整体移动产品的出货目标,包括手机和平板电脑设备。三星今年的移动产品生产目标由3.3亿部降低到2.8亿部,智能手机在三星移动产品中占有85%的份额,这部分的出货目标已从 2.8 亿部降低至 2.4 亿部。

  早在今年4月份,当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达到顶峰时,三星当月只生产了1000万部智能手机。据韩国《中央日报》日文版报道,当月华为历史上首次单月超越三星,成为4月全球智能手机市场销售冠军。

  韩国《中央日报》日文版报道截图

  《中央日报》援引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报道,4月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量较去年同期暴跌41%至6937万部,其中华为以21.4%的市场占有率,超越三星的19.1%,首次跃居全球第一。

  《中央日报》指出,华为之所以4月能超越三星,一方面由于中国疫情迅速得到控制,国内手机销售开始恢复;另一方面,在美国围堵打压之下,国内消费者与海外华人华侨的爱国情绪被激起,带动华为4月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大幅上升至44%,相比去年同期的31%,更具有压倒性优势。

  谈及三星出货量,《中央日报》分析称,在疫情影响之下,前者市占率较高的印度市场,因疫情原因实施封城,导致工厂停工、手机销售量暴跌,4月该国智能手机销量仅29万部,环比暴跌达96%。

  (图源:韩联社)

  此外,据韩联社报道,自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于2005年开始发布评估数据以来,三星电子首次跌出全球供应链企业前25。

  在Gartner18日公布的“全球供应链管理(SCM)”最新排名中,三星电子未能上榜。这意味着三星从原材料采购到产品生产、销售过程的稳定性已有所下降。

  作为过去保持在Top 25里的唯一一家韩国企业来说,zheshi 三星电子16年来首次表现不佳。Gartner表示,疫情爆发要求各公司领导者敏捷地采取策略以感知并应对环境变化,公布的排名反映了他们在这一方面的表现力。

  据THE ELEC报道,三星目前正不断向它最大的智能手机工厂所在地越南派遣工程师,以尽可能减少出现的突发情况,三星在印度的工厂目前也在逐步恢复产能。预计三星电子将通过提高其在韩国龟尾、越南和印度的工厂利用率来实现生产目标。

  不过疫情的负面影响无法避免,据韩国《每日经济》报道,NH投资证券预测,第二季度三星电子的销售额比前一季度减少9%,为50.57万亿韩元,营业利润减少12%,为5.65万亿韩元,低于营业利润为6.3万亿韩元的市场预期。

  NH投资证券分析称,第二季度是反映疫情影响最大的季度,经济放缓的影响将集中在IM和显示屏上,而不是半导体,并预测,随着半导体需求进入旺季,第三季度三星电子的营业利润将比前一季度增加55%,达到8.74万亿韩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FX168。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05-2019 武汉羽沐信息网 www.myideanme.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01785号-1